《限定的記憶》蔡徐坤回應頻上熱搜,實驗者身份探索唱跳音樂之路

  • 时间:
  • 浏览:38
  • 来源:金瓶梅2电影在线观看_金瓶梅3_金瓶梅3在线观看

  本周四,愛奇藝《限定的記憶》播出NINEPERCENT隊長蔡徐坤篇,觀眾們一起走近瞭國內娛樂圈“頂級流量”的成長故事。蔡徐坤首次面對鏡頭吐露心聲,回應網友的關註與質疑,表示對大傢偏離的關註點有一些困擾;不畏流言,更擅長用作品向大傢證明能力,願意以“勇敢的實驗者”身份迎接新挑戰。

  蔡徐坤首次回應輿論質疑,有困擾但仍以音樂作品回應

  2018年,蔡徐坤通過《偶像練習生》收獲瞭大批粉絲,作為NINEPERCENT組合的隊長出道後成為新晉“飯圈頂級流量”,堪稱年度話題度最高藝人。無論蔡徐坤做瞭什麼都有討論圍繞著他,還有人將蔡徐坤形容為“統治熱搜的男人”,但熱搜中與他歌手身份有關的卻並不多。正所謂“譽滿其身,必謗滿其身”,各種各樣想象不到的事情出現在瞭他的生活裡。

  作為歌手出道,音樂和舞臺被人們忽視,而自己的名字成為瞭標簽,相關的輿論和娛樂事件總能吸引網友的眼球。這樣“本末倒置”的現象讓有些人認為蔡徐坤是隻會炒作的“花瓶”。更多時候蔡徐坤面對大眾選擇瞭緘默,這使得網友對蔡徐坤的態度愈加好奇。《限定的記憶》中蔡徐坤終於吐露自己的心聲:“好像我並沒有做一些奇怪的事情,為什麼會這樣?”其實在蔡徐坤的心裡也有一些疑問和委屈,很在意大傢的焦點並不在自己的舞臺。但“比起用嘴巴去講,我覺得還是用我自己擅長的方式去回應”,蔡徐坤更相信言勝於行,選擇讓自己更專註在音樂上,希望做出更優質的音樂和舞臺來向大傢證明。

  蔡徐坤自認為是一個很偏執的人,隻是簡單的想做自己喜歡的音樂而已,自己作為藝人的技能就是把音樂做好、把舞臺做好。他極少參與綜藝節目或者無關音樂的活動,全心投入在音樂創作和舞臺籌備上。發行的13首歌曲蔡徐坤基本全部參與瞭創作和制作,對音樂的自我要求極高,還曾被林宥嘉、韋禮安等多位知名音樂人誇獎。錄音棚交流發聲方法、指導舞者排練、和導演組排佈燈光是日常,每一個細節蔡徐坤都會認真把控。沒有被外界的紛紛擾擾影響作品的輸出的同時,蔡徐坤更希望每一個舞臺都能被觀眾記住,讓舞臺的概念深入人心。

  藝人流量高但作品不出圈,蔡徐坤願以實驗者身份探路

  在這個演藝圈極速更新迭代的時代,初有名氣的新人都在努力的發行新作品,希望借此證明自己的實力,但面臨的一個尷尬的問題就是——作品隻有粉絲才會聽,“飯圈音樂”很難引起大眾的關註。《限定的記憶》節目組就向NINEPERCENT拋出瞭這個棘手的問題:如何看待“藝人流量高作品卻不出圈”的現象,作為國內唱跳男團的領軍者,成員們的回答有一定的代表意義。

  也許大多數觀眾的想法和王琳凱一樣:作品比人出名才是正常的。出道伊始,尤長靖也很困惑,覺得這可能是這個圈子中一個無解的問題。王子異則認為很多音樂就是小眾的,這跟作品的表達方式有關,但是不能證明音樂的優質與否。一貫角度清奇的范丞丞覺得現在這種人比歌紅的現象挺扭曲的,如果大眾從根本上不願意瞭解一個人就更不用提接受他的作品瞭。幾位成員都表示會更努力做好音樂,嘗試打破偏見尋找能讓作品被大眾欣賞的機會。蔡徐坤卻認為,NINEPERCENT各位成員現在所嘗試的音樂還沒有被大眾熟悉,在當前沒有打歌舞臺、沒有展示機會的環境下,他們就像是“勇敢的實驗者”在探索,讓大傢對唱跳音樂有更深入的瞭解。

  比如,在新歌《重生》中嘗試瞭加入電子音、用LIVE樂隊伴奏,用慢歌《夢》來表達NINEPERCENT追夢時的溫柔感觸,獨特的中英文咬字方式以及歌曲中的許多新概念和新元素都讓人眼前一亮。其實現在所謂的“流量音樂”還沒有一個固定的模式,也許未來除瞭“不出圈”還會遇到越來越多的挑戰,但是相信不管是蔡徐坤自己、還是NINEPERCENT其他的成員,都會不斷地前行、不斷地創新。

  節目拍攝時,NINEPERCENT時近解散,作為隊長的蔡徐坤很舍不得和自己一起並肩的兄弟們。他坦言,其實自己從小就像一個“變色龍”一樣在不斷地適應環境和周圍的人物,很難把自己放開,和NINEPERCENT的兄弟們在一起是難得能一起鬧、一起開心的時刻。蔡徐坤也笑道也許自己以後應該多和范丞丞學學做表情包,給大傢多帶來一些歡樂。

  以蔡徐坤和NINEPERCENT為代表的“流量”藝人們,正在前進的道路上不斷地摸索,試圖與大眾溝通交流、獲得更多彼此瞭解的機會。《限定的記憶》正像一座橋,連接起好奇的觀眾和“神秘”的藝人們,走進他們的內心世界,瞭解他們成長的壓力與焦慮。下期節目即將迎來收官,NINEPERCENT合體籌備解散演唱會,九位兄弟不舍告別再度啟程。更多幕後故事,期待下周四愛奇藝《限定的記憶》。